新安晚报—安庆时讯欢迎您!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五次调解显真情 动员子女止纷争
2019-05-21 08:59 来源:新安晚报作者:黄永武 江文娟

5月13日桐城市民鲍某和齐某在桐城市交通事故调解工作人员江文娟的五次真情调解下,终于达成赔偿协议,省去双方当事人烦心争吵之忧和诉讼劳苦之累,圆满解决一起交通事故赔偿纠纷。

今年4月份,鲍某驾驶无号牌电动三轮车与齐某驾驶的二轮摩托车发生相撞,造成齐某肝挫伤的交通事故,桐城市公安局交警大队经调查认定鲍某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齐某因事故受伤在医院治疗花去医药费二万三千余元,还造成误工费、陪护费等间接经济损失,总的经济损失较大。然而双方当事人工资收入均不高,家中都有病人需要照顾,每月工资收入仅能维持日常开支,家庭条件都不好,双方经过多次协商均无法达成一致,赔偿问题一时陷入僵局。

由于双方当事人一直无法就赔偿问题达成协议,于是约定到桐城市交警大队事故调解室进行调解。第一次调解还未进入正题,谈了不到十分钟就各自离开。相隔两天后,双方第二次来到调解室,这次鲍某说可以给予赔偿,但最多只能赔偿8000元,还需分几次支付。而齐某的委托代理人潘某(齐某的丈夫)认为对方给自己这边造成的损失有5、6万元之多,根本不可能接受对方意见。由于双方所谈赔偿数额差距太大,尽管调解员耐心的做双方当事人的思想工作,但双方都感觉离自己期望值相差太远,无法进一步进行协商,双方再次不欢而散。

本以为双方不会再来调解了,可谁知在第二次调解的次日,事故双方又过来请求调解。调解员于是决定采用迂回手段,先不急于调解谈赔偿问题,而是先和双方拉起了家常,深入了解双方生活条件、家庭状况、日常开销等情况。经交谈了解到,鲍某系环卫所一名普通环卫工人,每月工次只有一千多元,家里年迈的老爹患有中风、脑梗、眼瞎、耳聋等多种疾病,要常年吃药维持病情。同时鲍某的妻子也患有脑膜炎后遗症,也需常年吃药,经济实在困难。潘某则称自己的妻子住院已花去2万余元巨额费用,加上陪护费、误工费、营养费等费用更多,而且妻子以后还有后续治疗费……。调解员感到如果仅鲍某和潘某在一起协商,将不会有满意的调解效果,于是建议鲍某回家争取子女的支持,必要时不妨将自己的子女带过来参与协助调解。鲍某通过调解员诚恳的言语,感到调解员确实是真心在帮助自己在解决问题,于是同意了调解员的建议。次日,鲍某带着媳妇、女婿来到调解室,请求调解员再次给予调解。调解员当着其媳妇、女婿面,详细解说了赔偿要求及法律规定,阐明了调解的公益性和法律的严肃性,以及达不成调解协议进入诉讼后所产生的后果。鲍某一家人听后表示以前没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只考虑自家经济困难,没有设身处地站在对方立场进行考虑,确实有些欠妥,当场表态回家将发动亲友力量,举全家之力对对方进行赔偿。

5月13日上午,鲍某带着其媳妇、女婿和潘某双方第五次来到调解室。鲍某说上次回去后,当晚召开了家庭会,子女们纷纷表示:这起交通事故是我们导致他人受伤,于情于理都应该筹钱,要尽最大努力给予对方赔偿。调解员看到鲍某子女们都是明事理懂宽容之人,于是对双方进行细致梳理和认真剖析,认为双方能通过调解达成协议最好,既能最大化保障双方利益,又能免去因诉讼给双方造成更多的诉累。最终双方达成协议:由鲍某一次性赔偿齐某人民币32000元整,潘某收到钱款后此协议成立并生效,同时,潘某收到上述补偿款后,也对鲍某的家庭经济条件表示同情,承诺今后的复诊等费用自理,并且自愿放弃其它诉讼请求。

至此,这起交通事故纠纷在调解员的辛勤努力五次协调下,终于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事故调解员看到双方握手言和那刻疲惫的脸上也露出了开心的微笑。

热门推荐